清算协会注销两家支付机构会员资格;支付牌照已注销38张

近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关于注销会员资格的公告》。
公告表示经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秘书处审议,按照《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章程》《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管理办法》规定,决定自即日起注销江苏省电子商务服务中心有限公司责任公司和安徽华夏通支付有限公司2家单位会员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家公司已在2020年年底就被央行注销了支付牌照。

阅读全文 >>

银联联合各方共同严厉打击电诈和银行卡盗刷等违法行为

近年来,随着金融消费安全知识的不断普及,消费者安全意识也在不断增强。与此同时,中国银联联合公安部门、产业各方共同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和银行卡盗刷等违法行为。

银联协助公安机关坚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等犯罪活动

为维护社会长治久安,落实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坚决遏制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活动,中国银联积极履行社会责任,落实监管要求,协助公安机关不断加大对电信网络诈骗等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坚决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阅读全文 >>

刚刚!这家无卡支付APP被端,涉案资金达3亿元!

办案民警介绍,2020年6月17日,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有人利用“蜻某宝”APP在多地为信用卡持有者进行非法套现活动,参与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次日,警方正式对该案立案侦查。
进一步调查发现,2019年11月以来,杭州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未取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微信二维码推广“蜻某宝”APP,以虚假消费、虚开价格的方式,为信用卡持卡人进行网络套现、网络代还服务。

警方经过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筛选,最终锁定了以杭州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非法经营主体、义乌市某公司负责资金结算、浙江某公司负责技术维护的犯罪集团。

查明,该公司涉嫌利用网络平台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涉案资金达3亿元,非法获利数百万元,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构成非法经营罪,目前8名相关人员已经被抓获。

无卡代还APP风险巨大

1、债务将不断积累,还款压力逐渐加重。代还平台通过不断进行非法套现,表面上是偿还上期账单,实际上则只是通过收取高额的手续费,延迟了还款日期。实际上每期的账单额是不断累加的。按每个月1.5%的行业水平计算,使用者付出的年化成本高达20%,已经超过了正规分期的利率。如果使用代还平台一年,一年前只需要支付10000元的账单,一年后将需要支付12000元,可谓成本巨大,得不偿失。

2、个人信息泄露,“盗刷”风险巨大。为了实现“代还”的操作,代还平台搜集了大量的个人信息,包括了姓名、手机号、卡号等隐私信息,甚至是信用卡CVN2、有效期等核心信息。由于代还平台的不合法性和“小作坊”式的发展方式,其随时可能“跑路”并将信息“打包出售”给不法分子。即使是运行中的“代还平台”,由于其技术能力薄弱,往往成为黑客的攻击对象,导致个人信息被盗取并贩卖至黑市网络,成为不法分子刀板上的“鱼肉”。

个人身份信息一旦泄漏,首先带来的就是常见的诈骗、侵权等风险,比如不法分子可能会利用个人信息进行精准电信诈骗,又或者是利用身份信息进行虚假注册营业执照等侵权行为。

更危险的是,在代还平台使用的信用卡信息,尤其是CVN2、有效期等信息一旦泄露,将会直接导致被盗刷的风险,资金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目前行业内已经发现了多起由于使用了代还APP导致信息泄露,卡片被盗刷的事件,给持卡人造成了大量损失!

此外在进行非法代还时,平台还需要绑定储蓄卡,并要求授权一项代扣款协议将“套现”的资金还至信用卡中,而一旦平台准备“跑路”,可能会借此将借记卡资金也一并盗刷,造成更大的资金损失。

3、代还平台非法设立“资金池”,一旦跑路用户血本无归。部分代还平台使用“资金池模式”进行代还,即用户消费后,用户的资金先是进入到代还平台的资金池中,再从资金池代付到用户的卡中,形成“用户卡号—第三方支付机构—资金池—第三方支付机构—用户卡号”的资金链条。一旦平台的资金池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本身就不正规不合法的平台准备携款跑路,那么资金大概率将血本无归。

4、代还本质实为违规套现,使用者易被警告、降额,参与推广者更是面临法律风险。从代还操作上来看,其宣传的用5%-10%额度资金偿还账单,即所谓的“空卡代还”,实际是通过持卡人授权后的违规套现来完成。对于信用卡套现这类违法行为,是各家发卡银行重点监控对象。一旦发现,发卡银行将对卡片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警告、降额甚至停用卡片等措施,为日后用卡带来极大风险。

此前,为进一步规范支付服务市场,防范支付风险,央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要以做好支付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规活动、整治金融乱象为主旨,明确对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机构参照《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相关规定进行处理,加大对持牌机构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机构提供支付业务渠道行为的处罚力度。

支付起家的拉卡拉变了吗?

近日,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第二批11个创新应用均已通过复审并完成登记,将向用户正式提供服务。此次11个纳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应用涉及的试点单位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百信银行、拉卡拉支付等20家机构。从产品来看,包含了人工智能、区块链、5G、智能风控等前端科技产品。

在名单中我们看到,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唯一的一家第三方支付企业,其申请的创新应用为智能云小店服务。据了解,云小店是拉卡拉专为中小微商户打造的一站式经营解决方案。听过拉卡拉的人或许都知道,这是一家主要通过智能POS等工具为商家提供收单服务的企业,那么云小店又是什么呢?拉卡拉是不是变了,已经不是第三方支付中的收单企业了?

阅读全文 >>

银联卡持卡人可通过Apple Pay线上充值日本交通卡

银联国际22日宣布,与日本铁路公司合作,开通银联卡线上充值日本交通卡Suica服务。该功能将通过Apple Pay实现,支持中国内地和港澳地区发行的银联卡。许多赴日银联卡持卡人无需再购买、充值实体交通卡,可代之以 “挥”手机搭地铁,避免语言不通、反复排队的麻烦。

银联卡在日本的受理覆盖率已达70%,其中东京、大阪两地受理率达90%。为满足疫情以来赴日游客日益提升的“非接触”支付需求,银联国际积极与日本主流机构合作,开通超15万家商户受理银联移动支付服务,覆盖交通、餐饮、零售等小额高频消费场景。去年,银联二维码还被纳入日本统一二维码(JPQR)普及工程,成为政府推荐的移动支付服务之一。

此次合作后,交通场景成为了日本银联移动支付服务的主要特色。Suica卡是日本发行量最大的交通卡之一,赴日自由行游客几乎人手必备。现在银联卡持卡人只需在Apple钱包内在线申请Suica卡,即可选择银联卡向其充值,在日本电车、巴士、地铁、新干线等多种交通设施内无障碍使用。此前,日本另一大交通卡Pasmo也已通过Apple Pay开通银联卡在线充值服务。

目前,银联受理网络延伸至179个国家和地区,其中近半数支持银联移动支付服务,境外受理总商户数已达800万。以交通场景为例,港澳地区、日本、欧美澳、东南亚等地多类火车、地铁、巴士、出租车、机场快线已开通刷码、扫码、“挥”手机等银联移动支付服务。银联国际还推出交通服务平台(UTSP),为境外交通类商户接入银联乘车码提供全流程技术支持。

银联携手银行开启“‘新年缤纷惠’第二阶段

2月8日,在“新年缤纷惠”火热开展1个月之际,银联进一步联合7家商业银行,推出“新年缤纷惠”第二波“银联银行陪你过大年”新春消费惠民活动,以此响应多地 “非必要不返乡,留在务工地过年”倡议,做好本地消费市场供应保障,优化支付环境与商贸环境,形成年末消费热潮,满足春节期间“就地过年”人群消费需求,服务消费者过好健康年、祥和年、幸福年。

阅读全文 >>

《财富》排名连降10年的ING集团,为何在北京银行扎根15年不走

北京银行于1996年1月29日在北京市原90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基础上组建而来,2005年引入的ING荷兰国际集团资本,截至2020年3月31日以持股13.03%和11.77%占据第一股东和第一流通股东。

相比国内银行引进的外资,比如花旗、汇丰、德意志等银行,ING显得与众不同,因为很少有一家外资银行能够与国内银行保持平稳合作长达15年之久,就算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爆发,ING(ING BANK N.V公司其实就是荷兰ING集团的核心企业,ING BANK N.V中文名也叫荷兰安智银行)宁愿申请总额高达100亿欧元的政府救济金,也没有减持过北京银行股份。

10年连降302位的ING集团

《财富》杂志所刊登的全球500强排行榜,在1954年一经推出后,就成为了经济界关注的焦点,所以该榜单的权威性是肯定的。

 为什么ING集团每年的排名都在下降?这个主要是由《财富》的评定规则而决定的:世界500强以营业收入为依据进行排名,比较重视企业规模。和上图显示的各项数据一致:营业收入、利润、资产、股东权益、员工数量等。

扎根在北京银行的ING

荷兰商业银行(ING Bank N.V)是荷兰最大的零售银行,主要服务于个人、中小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看到这里是否会感到非常熟悉?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提到什么是银行的零售业务,即向个人、家庭和中小企业提供的金融服务,是连产品+服务一起打包的一体化体系,而这个载体就是信用卡:贷款、结算、汇兑、投资理财等等。

虽然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原因只有一个:利益。但是利益也分长期和短期,ING扎根北京银行15年显然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其实ING也并非是唯一一家进入中国银行业的荷兰银行,在荷兰国内排名第二的荷兰农业合作银行早在1994年就于上海开设了第一个代表处,甚至在2006年成功参股了杭州联合银行,占有10%的股份,与ING一起共同“开发”中国城市和农村金融市场。

所以,与其说ING看好中国零售市场,倒不如说成是国外资本看好中国银行业发展,也可以理解为“押宝于中国未来前途光明的经济形势”!

这或许就是荷兰ING集团扎根北京银行15年不走的原因了。

来源:瑞奇岛订阅公众号

花旗银行在华掘金80余年:前半生得意,后半生失势

在之前的广发、浦发银行专题文章中,都提到过这两家银行背后曾经最大的外资背影——花旗银行。前段时间一条来自台积电的新闻让这家外资银行从幕后走向台前,作为美国华尔街最重要的资本成员之一,花旗银行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布局效果堪称辉煌,借着今年的中美博弈,本文就来扒一扒花旗在中国银行业的浮沉,一窥究竟。

首进旧中国成美国新秀

其实就现在我们认知的“花旗银行”准确意义上来说应该被叫做“花旗集团”,1998年4月6日,花旗公司与旅行者集团合并组成美国第一家集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共同基金、证券交易等诸多金融服务业务于一身的金融集团,成为世界上国模最大的全能金融集团之一。

阅读全文 >>

《《广告标题》》

 

《《广告描述》》
客服电话:400-865-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