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银行在华掘金80余年:前半生得意,后半生失势

在之前的广发、浦发银行专题文章中,都提到过这两家银行背后曾经最大的外资背影——花旗银行。前段时间一条来自台积电的新闻让这家外资银行从幕后走向台前,作为美国华尔街最重要的资本成员之一,花旗银行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布局效果堪称辉煌,借着今年的中美博弈,本文就来扒一扒花旗在中国银行业的浮沉,一窥究竟。

首进旧中国成美国新秀

立刷电签版

传承立刷稳定快速到账、带积分等优良特性

其实就现在我们认知的“花旗银行”准确意义上来说应该被叫做“花旗集团”,1998年4月6日,花旗公司与旅行者集团合并组成美国第一家集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共同基金、证券交易等诸多金融服务业务于一身的金融集团,成为世界上国模最大的全能金融集团之一。

就这么一个一集团性质的巨无霸,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它的起点仅只是在美国一个州注册金额仅为50万美金的小银行,之所以能够成长为参天大树,根本原因是花旗的原始资本积累是建立在旧世界的血与泪上。

本文不谈政治,但是提到这里不能逃避历史:花旗银行是美国历史上进入中国的第一家银行,它经历了47年的发展,和其他外资银行一起在旧中国遍地开花,通过各种手段,攫取了巨额财富;通过发战争财和美国1955年的兼并浪潮发展为“花旗公司”。

这个时候的花旗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三大银行之一,资产规模仅次于美洲银行和大通曼哈顿银行,是美国资本世界的新秀。

外资银行再进新中国

建国之后的花旗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是1983~1985年,相继在深圳、北京、上海开设了代表处。在2002年中之前,花旗银行在中国资本市场行事颇为低调,但到了2002年年底开始,花旗终于展露了对中国庞大信用卡市场的野心,先是以总额6亿元获得浦发银行5%的股份,然后又在2006年11月中旬牵头购买了广发银行85%的股权。

首先要明确“双发”和花旗银行的合作属于各取所需。“双发”与花旗的合作只是当年中国改革开放后金融变革的冰山一角,引入国外资本流入和较强的金融素质是中国实现金融现代化和国际化的基本条件之一;而无论是花旗还是其他外资银行,它们进入中国的原因只有利益:

2003年1月,花旗银行投资近6亿元人民币购买浦发银行1.81亿股;2012年3月,花旗银行清空浦发银行股票,税后获利3.49亿美元(约42亿人民币)。2016年2月,花旗以197亿人民币抛售出广发银行股票,相比2006年的收购,获利超过140亿元。

显然,花旗进入中国银行业市场,赚的盆满钵满!

膨胀之后的失意

花旗2012年在中国宣布独立开展信用卡业务的牌照,这样做的原因一是外资企业在华的竞争考量,二是在和“双发”的合作过程中产生了很多问题,林林总总,让花旗在“双发”股票增值之后一度认为凭借多年的积累可以选择“单干”。

说起来也很讽刺,花旗银行和其他抱着同样想法的外资银行显然没有斗过中资银行。在与“双发”合作信用卡业务时,花旗这位自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运作信用卡的大佬,也没有带动“双发”起飞,在“双发”脱离花旗之后,在国内信用卡业务上,反而比花旗这位师傅混的更好。

笔者认为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花旗包括渣打、汇丰,他们在中国的“客群基础”扎根不深所导致,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花旗除了利益之外,需要花重金与“双发”合作,顶着中外运作差异等等一系列的压力也要趟国内信用卡市场的浑水。

相比中资银行,花旗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国内中等以上收入人群,这种精分类能够将这种运营策略效益最大化,这也是外资银行进入中国信用卡市场不得不选择的路线,相比中资银行深厚的群众基础,花旗以及其他外资银行想要在中国信用卡市场生存显然是不能够按照中资银行的运营模式经营,在如今各大银行“群魔乱舞”的时代,外资银行能够挤占一点生存空间已经是莫大的机遇!

结语

中国老百姓普遍对外资银行的固有映像便是高端洋气,正是因为这个观念,连带着对外资信用卡的认知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不是一般人就能拥有的。不如用辩证的思维看待问题,无论是中资银行也好还是外资银行也罢,这二者其实是以双方的缺点互相成就:

中资银行缺乏服务意识、产品创新意识和资源整合意识,外资银行也存在几处明显的硬伤:网点不足,收费偏高,业务范围狭窄。双方的缺点成就了对方的优势。

来源:瑞奇岛订阅公众号

400-865-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