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来突破千亿的骗贷风波,人类从未在历史中吸取教训

银行对于普通人薅羊毛的态度是:只要不突破底线,面包牛奶都会有的。但是有一句话叫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银行也有栽跟头的时候,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银行的蛋糕?今天就给大家扒一扒近十年来银行的那些事儿。

“银行业四大案”

齐鲁银行票据骗贷案、柳州银行骗贷案、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浦发银行违规放贷案,涉案金额均在百亿元级别。前不久被曝光的“交行陷12亿元骗贷风波”跟前面提到的四大案的体量和社会影响比起来,远远不如。

案一
齐鲁银行票据骗贷案
涉案金额:101亿元
2010年12月6日,齐鲁银行在受理业务咨询过程中发现,某存款单位的“存款证实书”系伪造,引出了一起涉案金额逾百亿元的票据骗贷案。此次案件差点拖垮齐鲁银行,罪魁祸首是一个叫做刘济源的人,刘济源何方“神圣”?
山东济南大汉,曾是资深股民,控制多个壳公司,常用身份是上海全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般人是不可能让“爸爸”栽跟头的,这个刘济源就很不一般,首先,他自己就认为自己拥有炒股天赋,事实上他的第一桶金就来源于“5·19行情”(1999年5月,在网络科技股热潮的带动下中国股市)
每一个人对自己的第一桶金都印象深刻,刘济源也不例外,为了继续在炒股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从1999年起,刘济源想方设法获取得到更充裕的资金,自然就想到了想到了银行贷款。
因为一次偶然机会刘济源认识了济南市商业银行城南支行原客户经理傅人永,从此开始了他的“传奇”:从2002年至2010年,刘济源所控制的公司及个人,共从相关银行贷款736笔,累计贷款总额272亿元;银行承兑汇票共计2404张,累计票面金额为194亿元;贷款和承兑汇票金额总计466亿元,这些贷款多数基于第三方存贷质押(所谓第三方存贷质押,是指企业在商业银行存款后,为第三方从商业银行贷款提供存单质押,作为第三方贷款的还款担保。存款行和贷款行可为同一家,也可是不同银行,后者即为跨行存单抵押贷款业务。)
前后八年时间,一直到案发都还有13笔共计71.6亿元贷款未归还。都说人被逼到一定程度,就有铤而走险的苗头,刘济源在这种明知自己无归还能力情况下,以支付高息、好处费等方法,诱骗企业到指定的银行存款后,利用存款企业的不知情,私刻企业印章,冒开企业活期账户,并伪造银行转账支票,将存款企业的资金转入其控制的账户,骗取银行资金。
其中波及到的受害者除了齐鲁,还有华夏、工商等银行,还涉及企业十余家,这真是个狠人,但是再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当年路透社曾经这样评论齐鲁银行案:“中国城市商业银行近几年的快速扩张,在为中国经济发展助力的同时,也暴露出风险隐忧。近期甚嚣尘上的齐鲁银行等数家金融机构身陷伪造金融票证案并造成损失的消息,则展示出漂亮孔雀背后的难堪。”
案二
柳州银行骗贷案
涉案金额:420亿元
这个案子有一个不光彩的标签——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最大银行骗贷案,要说这件案子,我们必须得说起另外一个名字,即“中美天元刑事案件”,其涉及数家被害银行,其中就包括柳州银行。
让案件显出端倪,是2014年5月10日下午三点,时任柳州银行董事长李耀清被刺于自家小区门外。
“我没有跟人结怨,可能是工作上的。”李耀清告诉警方,案发前,柳州银行曾对三家公司的贷款问题进行核查,其中,广西中美天元融资性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美天元集团)以资产抵押的方式向柳州银行贷款约84亿元。柳州银行发现,该集团用于抵押贷款的抵押物真实性存在问题,李耀清便派人进行核查。该集团还向柳州银行提出增加授信,但未获同意。李耀清称,该集团实际控制人吴东对此不是很满意,曾在案发前一个月约他到柳州饭店见面。
为了申请贷款,吴忠等涉案人员,也曾来到李耀清的银行办公室,留下一个装有100万港币的文件袋。结果次日,李耀清派人将贿金退回。因贿赂不成,反而心生歹意雇凶报复时任柳州银行董事长李耀清。李耀清被砍伤一案被称为“5.10”血案,震惊广西金融界。
2010年12月至2014年8月,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披露的基本案情显示:广西中美天元融资性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美天元集团)以其操控的38家公司及他人名义,通过篡改贷款主体及担保公司的财务资料、虚构贸易背景等,以银行承兑汇票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骗取银行贷款,共取得贷款420亿余元,所得款项由中美天元集团实际控制人吴东统一调配和指挥使用。
这样令人胆战心惊的巨额贷款,在李耀清被刺之前难道就一直没有发现吗?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人浮出水面,他就是柳州银行前任董事长刘忠。
007年至2013年,被告人刘忠利用其担任柳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柳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相关单位在柳州市商业银行、柳州银行办理贷款、入股柳州银行、承揽银行的营业网点装修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财物,共计折合1307.7283万元(其中920.2279万元未遂)。
案三
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
涉案金额:120亿元
2016年末,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平台出现一起私募债违约事件,引起市场轰动。
这只发行金额10亿元的私募债引入了浙商财险提供保证保险,按理说,根据合同由保险公司先行偿付,本不该起什么太大风波。
但浙商财险的应对态度暧昧,声称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出具了兜底保函,也就是反担保。
接下来的剧情震惊了市场:广发银行公开宣称保函造假,相关担保文件、公章、私章均系伪造,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这迫使作为侨兴集团债权人的10多家金融机构拿着兜底保函等协议,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事情由此败露。
银监会后来查明,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案件,涉案金额约120亿元,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约100亿元,主要用于掩盖该行的巨额不良资产和经营损失。
2017年12月8日,银监会公布,于2017年11月21日向广发银行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查处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违规担保案件。
银监会指出,这是一起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不法分子相互勾结、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的重大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牵涉机构众多,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为近几年罕见。
基于此,银监会对广发银行总行、惠州分行及其他分支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罚没合计7.22亿元;对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原行长、2名副行长和2名原纪委书记分别给予取消五年高管任职资格、警告和经济处罚,对6名涉案员工终身禁业。
2017年12月19日,银监会又公布对涉及该案的13家出资机构的行政处罚结果,包括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恒丰银行、兴业银行(17.94 -1.16%,诊股)郑州分行等,罚没金额合计13.41亿元,同时对这些出资机构的45名责任人作出行政处罚。
至此,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件监管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工作基本结束。
这起案件对广发行及相关出资机构的罚没金额累计超过20亿元,创下了历史记录。
案四
浦发银行违规放贷案
涉案金额:775亿元
如果说前面三起案件让人匪夷所思,那么这起发生时间不久远的案件,更是耸人听闻。
该案是2018年银行业著名的“亿元罚单”。2018年1月,原银监会披露了其查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件的处罚结果。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此案案情并不复杂,也不波澜,但是通过原银监会此前通报中将此案称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暴露出浦发成都分行内控严重实效、片面追求业务规模超高速发展、合规意识淡薄等问题。最终原四川银监局对浦发成都分行罚款4.62亿元,并对该分行相关责任人予以行政处罚。
虽然浦发银行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开了案件前后末尾,并做出了保证,但是其事件的恶劣程度不得不中心反思当前的银行监控机制:
一是内控严重失效。成都分行多年来采用违规手段发放贷款,银行内控体系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
二是片面追求业务规模的超高速发展。该分行采取弄虚作假、炮制业绩的不当手段,粉饰报表、虚增利润,过度追求分行业绩考核在总行的排名。
三是合规意识淡薄。为达到绕开总行授权限制、规避监管的目的,该分行化整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规掩盖重大违规。此外,该案也反映出浦发银行总行对分行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等异常情况失察、考核激励机制不当、轮岗制度执行不力、对监管部门提示的风险重视不够等问题。
黑格尔有一句名言:“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文中的四个案例只能算是银行栽跟头的冰山一角。试问,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藏于平静之下,未被揭露呢?